Chet Baker -《She Was Too Good To Me》[FLAC]

忠义堂逆水寒晚清 www.rarwj.icu 發布時間:2019-04-11

專輯英文名:She Was Too Good To Me歌手:Chet Baker音樂風格:爵士資源格式:FLAC發行時間:1974年05月25日地區:美國語言:英語簡介:

IPB Image

專輯簡介:

這張原始錄音唱片發行于1974年的專輯,我相信是Chet Baker最好的一張錄音專輯。所有的曲目都很優美。樂隊由一流的樂手如Ron Carter,Bob James,Steve Gadd,Jack DeJohnette,Hubert Laws,Paul Desmond所組成。Chet Baker演唱了“She Was Too Good to Me”,“With a Song in My Heart”,“What'll I Do?”和“My Future Just Passed ”這些歌曲。他的聲音,在我看來,非常完美。我必須說,“She Was Too Good to Me””這首歌曲不管是吹奏還是演唱都非常優美。這張專輯里的Chet Baker,可以說是最好的。

Chet Baker,一個俊朗迷人的美男子,一個爵士樂歷史上的早熟天才。在Bruce Weber為他拍攝的傳記電影《讓我們一起迷失》中,我們可以看到他的一生。他最早從軍隊中學到音樂常識,退伍后在Be-bop鼻祖Charlie Parker的樂團中作過短暫的停留,23歲時,和低音色士風手Mulligan一起錄下Cool Jazz著名的演奏《我可笑的情人》(My Funny Valentine),憑此曲一炮而紅。這首老曲子在Chet Baker發揮之下重新煥發了生命,它簡單而含蓄,幾乎是不動聲色地,但卻深深滲入你的聽覺之中。成名后的Chet Baker組成四人爵士樂團走遍美國各地;六十年代后,又只身前往歐洲,把Cool Jazz的精髓加入更多的歐洲和聲,令爵士樂在歐洲獲得更大的推廣。Chet Baker就象是一顆燃燒著的流星,散發著令人不可思議的能量,帶著一種致命的速度向神秘不可知的地方沖去。1988年5月13日,有人在阿姆斯特丹發現他墮樓身亡,一代爵士大師就這樣撒手塵寰。
  
Chet Baker是一個自我主義者。他沉湎在自己的生命與音樂之中,對周遭世界置若罔聞。他的演奏和歌唱都是以自我為中心,就象是一個內斂式的磁場,聽者只能被他的音樂吸進去,而他從不遷就聽者。他的小喇叭就象一個街頭失意的醉漢,在感覺的世界中到處游走,不時迸發出一些即興的火花,幽暗低回,帶著一種令人落淚的宿命感。就象那個失落的年代一樣,Chet Baker的音樂迷失在歲月的隧道里,但至今我們仍聽得見他醉人的回聲。冷爵士又稱西海岸爵士,它形成于40年代末50年代初,此種曲風結合了”波普”爵士和”搖擺樂”中某些被忽略的音樂元素.這種音樂的旋律委婉柔和,編曲嚴謹聲部規整.雖然冷爵士不具備煽情特質,但它卻有著廣泛的群眾基礎。
  
Chet Baker是一個天才演奏家。他雖然未寫過一首樂曲,但他的創意卻完全流露在他對樂器的駕御和對音樂的演繹中。他的演奏常常能為一首樂曲注入靈性,令它出現全新面貌,為聽者帶來前所未有的感染力。 Chet Baker是一位出色的冷爵士小號演奏家,同時也是一位優秀的爵士歌手,他用極具魅力的表達方式掩飾了他天生嗓音條件的不足.Baker英俊的外形酷似一名電影明星,然而他卻在50年代中期染上了吸毒,從此毒癮一直伴隨著他的后半生。

他自幼學習音樂,1952年他退伍在西海岸曾與Charlie Parker有過接觸,隨后他便加入了”Gerry Mulligan四重奏”小組,這支小組很快便在爵士樂壇建立了自己的聲望.當Mulligan因攜帶毒品被捕后,Baker與鋼琴演奏家Russ Free一起創建了自己的四重奏小組.1955年,Baker在歐洲各國進行了巡演活動,他也因此在小號演奏和演唱兩個方面引起了樂迷的廣泛關注,正在Baker事業處于急速上升階段,他卻于1960年被關進了意大利監獄,為了強行戒毒,Baker被敲下了所有的牙齒,這樣一來他也只能暫時告別樂壇。

70年代,Baker悄悄重返樂壇,他在這段期間過著類似游牧式的生活,他頻繁往返于歐洲各國,.Baker始終無法擺脫毒癮,雖然在此期間他小號演奏技藝不斷提高并且錄制了大量的專輯,但論其藝術價值卻毫無建樹。1988年5月13日,Chet Baker在阿姆斯特丹墜樓身亡,他的突然去世令爵士樂壇震驚和惋惜,曾有人聲稱:Chet Baker本可以成為像Charlie Parker那樣偉大的演奏家,但毒品把他引向了另一方。

1990年奧斯卡金像獎紀錄短片提名名單當中,赫然出現一部以一位JAZZ樂小喇叭手一生坎坷的紀實,這部名為“Let’s Get Lost”的短片,正是Chet Baker本人的部分寫照。他和早期樂手一樣沉醉在音樂和酒的世界,并且在成名后只身前往歐洲,追求自己的音樂藝術,他曾被譽為“偉大的白人希望”(G reat White Hope),但多年的藥癮使他生活極不正常。幽暗的小喇叭聲與低吟回蕩的嗓音,就像那個失落的年代,不知經過了多少年仍舊叫人懷念。

Chet Baker是位小喇叭手,更是不可多得的歌手。他從軍中習得音樂常識,退伍后在Charlie Parker的樂團中短暫停留。1952年和低音薩克斯風手Mulligan在一起,錄下了Cool Jazz著名的演奏“My Funny Valentine”。這首老曲調在他們的演繹下重新拾回創作活力,含蓄又單純的氣質,使Chet Baker立刻一炮而紅。他的名字幾乎被人們像崇拜小喇叭大師Bix Beiderbecke一樣的稱呼著,這也是才23歲就成名的Chet Baker的最大致命傷。

成名后,Chet Baker自組四重奏樂團走遍美國各地。他的獨奏部分深受同時期Miles Davis的影響,以單調不乏味,簡潔卻不無聊的音調,讓人在聆賞時不知覺地忘掉所有的緊張情緒。雖然也有人認為這種強調氣氛和感覺的演奏方式,有過分自以為是與不理會聽眾反應的造作,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它卻又具備了J AZZ樂獻身創作的直覺動機,因此孰是孰非就見仁見智了。六十年代以后,一直到1988年5月13日Chet Baker去世為止,他個人把演奏中心移往歐洲,并且把Cool Jazz的精髓加入更多的歐洲和聲,使大部分歐洲人更熱愛JAZZ樂。由于Chet Baker后半生都只在美國做短暫停留,除了錄音和表演,他的動向一直是個迷。一般人的猜測,Chet不予理會,他只管自己的音樂創作。此外,他歌聲中輕飄的氣質,和低沉的嗓音,幾乎讓所有的女性不由自主地陶醉其中,其男性的魅力可見一斑。如果一定要對Chet Baker挑剔,只能說他本人幾乎未曾寫過一首曲子。但是當他演奏那些令人永難忘記的音樂時,即使是別人的作品卻又成為他個人的新創作。C het Baker在即興演奏時把自己的理念轉換成音符,就像所有的樂手一樣,他在演出時就完成了創作,不管他是唱出來或輕聲地奏出曲調都是最美的藝術。



專輯曲目:

01. Autumn Leaves
02. She Was Too Good To Me
03. Funk In Deep Freeze
04. Tangerine
05. With A Song In My Heart
06. What'll I Do
07. It's You Or No One
08. My Future Just Passed

相似藝術家

Powered by last.fm